调查

  □蒲香琳 本报记者 王成栋

  去年,全国线上花卉交易额366亿元,是当年四川花卉产业总产值的近两倍。据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等部门预测,随着消费观念的转变,未来五年,全国鲜花电商市场的年均成长率在25%以上。拥有9100万人口的四川将是增长的“主力军”。

  面对爆发式增长的市场“蓝海”,四川花卉产业为何动作迟缓?又该如何奋起直追?

  找病根

  仓储和配送,两道坎待解

  “这是一个和时间赛跑的行业。”中国花卉协会零售业分会副秘书长何思波介绍,对全国5.7万余家花卉实体店的调查表明:客户对于鲜花送达时间的在意程度,远高于餐饮外卖。也因此,鲜花电商对仓储布局、配送体系有着极高的要求。而这两者,恰恰是四川的软肋。

  仓储的问题出在四川鲜花零售“小而散”的行业模式。

  “如果把每个实体店都看成小型仓储点,这些点需要高度的组织性才能适应电商需要。”成都花卉协会副秘书长温佐艳介绍,以成都为例,1600多家线下实体店“各自为战、互不统属”,“连大型连锁都没有”。如此,统一、密度适宜的仓储布局就无从谈起。

  这着实让不少店家“触电”时吃尽苦头。成都市商品批发零售业协会相关负责人说,从鲜花交易特点看,配送半径要控制在两公里内,才能确保送达准点率,但现实是实体店密度不高。“两个花店间隔一两公里才能存活,跟餐饮业很不一样。”上述负责人认为,在“各自为战”模式下,仓储成为限制鲜花电商第一道坎。

  第二道坎是配送难。鲜花电商配送距离偏长、配送时间要求高。如此产生的高配送费让顾客、店家、配送平台均有苦难言。

  “费用高了,顾客不安逸;低了,我和快递小哥划不来。”在成都市武侯区经营花店的李峻岷坦言,每次只送一束花,几乎是鲜花电商的常态。但在高峰时段,这一束花的配送费往往要十几元甚至更高。“很多顾客一听就吓到了。”李峻岷说,“触电”两年来,因为配送费,他多次错过订单。

  “触电率”不高的另一个原因是,与我省花卉产业结构和地区分布有关。

  调查显示,我省有安宁河谷和成都周边两大花卉主产区。其中最靠近消费市场的成都周边产地,主要产能集中在工程绿化花卉苗木领域。

  “工程用苗用花要线下交易。”四川春天花乐园投资有限公司电商部经理李昶科介绍,本土特色花卉产业销售路径不同,一定程度上延缓了四川花卉产业“触电”步伐。

  这个说法得到成都温江区花木协会秘书长祝鸣川的印证。祝鸣川说,按现行规定,工程苗木与花卉销售,绝大部分要经过招投标等流程,“无法线上完成交易”。